您的位置: 梦想吧创客娱乐 > 母婴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2020-02-13来源:梦想吧创客娱乐

纵观中国历史,我们会发现往往乱世时文化学术却大放异彩,春秋战国、魏晋南北朝皆如此。明末清初也是乱世,朝廷孱弱、社会动乱的给文化学术发展提供了自由的土壤,造就了一大批文学家、思想家,比如“三大儒”的王夫之、顾炎武、黄宗羲。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三大儒”之一——王夫之

“江左三大家”也是明末清初文坛三秀,他们分别是钱谦益、吴伟业、龚鼎孳。说起吴伟业,估计很多人都不懂,但要说吴梅村很多人就明白了。吴梅村就是吴伟业,梅村是他的字,因此更多人称呼吴伟业为吴梅村。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下吴梅村其人。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影视剧中的钱谦益与柳如是

01 梅村之才

一句“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足可以为梅村之才叫好,一首《圆圆曲》让吴三桂无地遁形近400年。

他的诗,一首就是一个故事,针砭时弊,关心友人,同情底层,皆可为其赋诗。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网络图片:陈圆圆

“香径尘生乌自啼,屧廊人去苔空绿”,讽刺了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又叹其不曾为红颜而静待岁月变老。

“绝塞千山断行李,送吏泪不止,流人复何倚”,惋惜友人吴兆骞因才引祸,也暗露担心祸及自身的哀叹。

“郡符昨下吏如虎,快桨追风摇急橹”,又叙述了政治高压下,船夫之难,也悲呼底层疾苦。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吴梅村画像

他的诗继承唐风精华,又独树“梅村体”一帜,自成娄东诗一派。梅村之才,才冠江左,才冠江南,才冠那个动乱的时代。

02 梅村之情

那时的秦淮,虽是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场所,却出现了妓而不色、妓而重才的“秦淮八艳”。

时代之殇在于天下动乱,而“秦淮八艳”却安享于她们的小确幸,她们中有五人实现了才子配佳人的佳话。

吴梅村与“秦淮八艳”中的卞玉京的爱情,却没有其他人一样幸运。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秦淮河夜景

从耳闻仰慕到一见钟情,缘际于哥哥赴任前的践行晚宴,

从此,涓涓情愫就汇流成波涛汹涌般的爱情巨浪,让他们度过了一段你侬我侬的美妙时光。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网络图片:卞玉京

可惜造化总是弄人,卞姬被皇家征选了。梅村在政治压力前胆怯了,但是对卞姬的爱却没有就此了断。

再次相遇已是九年后,在名流钱谦益家中。也许是久别重逢,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最心爱的人,两人竟然相遇而不相见。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崇祯皇帝画像

几年后,卞姬终于鼓起勇气赴太仓见梅村。相见时,卞姬为梅村抚琴,梅村为其赋诗,尽述自身经历和相思之情,却发现已然恍如隔世,再难续前缘。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网络图片:卞玉京

“翻笑行人怨落花,从前总被春风误”,这是梅村自己对这段情缘的总结。可叹兮,落花流水皆有意,只是东风未适时。

03 梅村之节

顺治十年九月,吴梅村万般无奈地踏上北上仕清的路。

同为江左三大家,他鄙视钱谦益因怕水冷而不敢投水殉国,更痛恨龚鼎孳大门敞开、两度叛国。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龚鼎孳书法,他曾投李自成,又投清

对于仕清,梅村内心曾有一百个不情愿,他感念于故国情节、感念于崇祯皇帝的知遇之恩。

但是迫于清廷压力,禁不住儿女亲家的再三邀约,更无奈于老母亲那颗“苟且”安生之心,他赴任了。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影视剧中的顺治皇帝

到京后,朝廷任命他为秘书院侍讲,后又任国子监祭酒,这都是些闲职。

也罢,清廷本无重用之心,只是想借此笼络天下人心而已,这也许更符合梅村心愿,他从此痛悔无绪,浑浑度日,伺机南归。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网络图片:国子监

顺治十三年,母亲去世,梅村仕清的最后一个牵挂已去,正可借丁忧南归。

他走了,终于离开了让他烦扰、生恨的地方,了结了那段内心屈辱的仕清经历。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苏州吴梅村墓地

吴梅村的一生,用他自己的话说:“一生遭际万事忧危,无一刻不历艰险,无一境不尝艰辛,实为天下大苦人”。

他的苦在于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他的苦在于倾心所爱却无缘相伴,他的苦在于无奈仕清、屈辱担变节之名。

吴梅村——明末“江左三大家”中最“苦”的人

吴梅村墓碑上依然还是“诗人吴梅村之墓”

“紫台一去魂何在,青鸟孤飞信不还”,康熙十年十二月,吴梅村终于撇下悲伤的尘世,走完了他“大苦”的一生。

本文由梦想吧创客娱乐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