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梦想吧创客娱乐 > 美食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2020-02-14来源:梦想吧创客娱乐

在战国七雄中魏国率先崛起,从李悝变法到西门豹治邺再到常胜将军吴起魏文侯,完美阐释了得人者昌。公元前406年赵魏韩三家把晋国一分为三,史称三家分晋,晋国从此不复存在。而中国历史也以此作为分界,从春秋进入到战国,春秋有五霸战国有七雄,随着周天子势力,的彻底衰落,列国争雄进入更加激烈的状态,而且当时一个国家想要崛起,天时,地利人和必不可少,天时是国际环境,地利是地缘政治,而人和则强调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君主。

而魏国的魏文侯正是这样一位君主,在他的带领下,魏国率先走上了富国强兵的道路,而在战国七雄里头,第一位一马领先的就是魏氏,三家分晋其中的魏国,那么领导者魏国一马当先。在战国七雄率先崛起的是他们的一个当家人,主持魏氏政务达50年之久的魏文侯魏斯,这个非常不简单。一个人物能够主政50年,而且领导他的这样一个新兴的诸侯国,能够在中原率先崛起,至少这个人物他具有强大的这种人格魅力。我们往往看到他具体做的事情,比如说他用人,比如说他的政策,但是同样的用人的方法,同样的推行的政策,你有人格魅力和没有人格魅力结果完全两样。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那么魏文侯恰恰是具有人格魅力,魏文侯时候做了一个出人意外的事情,怎么出人意料之外,他给自己寻找了一位老师姓卜名商字子夏,所以人们把他叫做叫子夏,注意这可能是中国有文献记载以来第一位真正的帝师。

这位卜子夏非等闲人物,他是孔子的学生,加上寿命特别长,所以在孔子的学生,徒子徒孙里,在儒家学派里具有非常大的号召力,在他的号召之下,子贡的学生来了。齐国鲁国一批,原来这孔门对儒学感兴趣的学者过来了,大家千万不要小看务虚,千万不要只知道埋头苦干,务虚是看路,务实是做事,务虚思是为务实来指明方向,为务实来立名分,所以我们经常谈到论语里头的一句话。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所以务虚它可以为务实来指引方向,这在当时就是中原大地一种文化。所以魏国就成为整个当时中国大地的文化中心和文明中心,是人心向往,之处,但是魏文侯很明智,他尽管尊重卜商卜子夏,尽管尊重这些孺者,但是不给他们实际办事的权利,他们只是务虚不务实,那么魏文侯他一方面要儒家来务虚来指明方向,来证明,但是同时大量的用办实事的人物,这种广泛延揽人才,这个时候来到魏国的许多后来成为大名鼎鼎的人物,比如来自卫国的李悝吴起。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一个是战国时期第一位伟大的改革家,一位是战国初期最伟大的军事家,来到了魏国,来自平民的乐羊和西门豹被请到了庙堂,乐羊为魏文侯占领了中山国,而且流传下来很有意思的故事。乐羊经过三年,打下来中山国,觉得自己功劳太伟大了,然后回到魏国的时候,魏文侯亲自去接他,他志告意满,目空一切,觉得这一下可以得到很多的赏赐,结果魏文侯果然赏赐了他,赏赐了他一大堆竹片子和木片子,他觉得奇怪,这是什么,然后抬到家里打开一看,全是朝中的人物来抨击他,说他消耗军饷,说他可能是有野心,说立即要撤他的职这样一些文书,所以他才警醒,如果没有魏文侯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你能够在中山国打胜仗么。

所以我说魏文侯的人格魅力也在这里体现出来,西门豹就留下了一个西门豹治邺的故事,把那些巫婆说河伯娶亲,把女孩子丢下去,最后西门豹把巫婆丢下漳水,留下了著名的西门豹治邺的故事,所以这两个被请到了庙堂。我们先谈这个李悝,李悝在魏国的一番作为被历史上称为李悝变法。所以一个国家要富强,在春秋战国时期离不开改革家,那么李悝他什么来历,不知道,因为没有记载,很多记载里头又把他叫做李克。那么就觉得李克和李悝,他应该是一个人,所以我们用李悝这个名字把他进行讲述,李悝来到魏国做了三件大事。或者说他的改革有三个主要内容,第一个发展生产增加税收,这是他的第一个改革,这个改革是有前提,什么前提。虽然我们对李悝这个人物不了解,但是他一定是来自于底层,对民众生活有很多的关注,为什么这么说,他来到魏国以后就提出三个概念。哪三个概念,第一粟贱伤农,这是我们后来说的谷贱伤农,粮食的价格低了,损害农民利益;丰收了粮食多了,卖不出去了农民受到损害,谷贱伤农,所以他粟贱伤农,但是如果古贵怎么样,粟贵怎么样,把粮食价格抬起来怎么样。粟贵则伤民,非农的那些民众他同样受到伤害,而且农伤国贫,如果农民受到伤害,国家就贫穷。他提出这么一些理念,我们大家都耳熟能详知道谷贱伤农但是我们只是耳熟但是未必能详。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谷贱是怎么伤农的,那么政府应该怎么办,李悝提出,取有余而补不足,也就是国家在粮食丰收的时候,他用平价来收粮食储存量,保护农民利益,当发生自然灾害的时候欠收的时候,国家用平价卖出粮食,来保护平民的利益,这样社会就和谐了。但是大家说,这个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国家哪里那么多的存粮,国家哪里那么多的财政,那么李悝提出一个著名的措或者说一个著名的理念,叫尽地力之教。什么意思,国家要求各地的官员,各地的贵族教导农民要进行农业的投入,如果我们多给予时间,多给予投入,每亩地可以增加三斗粮食,农民富裕了,国家的税收也多了,所以平抑物价,他就可以办得到,所以这是李悝在魏国做的第一件大事,那就是发展生产平抑物价。

那么第二件大事是干什么,制定法律,依法治国。我们曾经说到过子产在郑国者是铸刑鼎,还有赵鞅在在晋国那是铸刑书,都是把法律公布,但是他的法律大致内容怎么样我们不知道。我们所知道的中国第一法律,他的具体的名目是李悝的这个法律,所以后人叫做法经六篇,盗贼网捕杂具一共有六篇。他认为国之大事,以盗贼为大,所以要打击盗,要打击贼,所以他的法经六篇里头,首具《盗》与《贼》,盗是什么,盗损害人民生命安全和国家的安全,贼是什么,损害民众的财产,财产利益,所以首先要打击,然后如何打击,它下面两篇就是《网》和《捕》。

来进行打击,进行治罪,但是除了这两种还有其他的罪,所以他来了一个《杂》,其他的罪基本都在这个杂里头,然后最后一篇叫做《具》就是立法的依据,量法的依据,量刑的依据等等,那么任何一个国家,他富裕以后他要强大,他要和谐,他都要依法来治国,所以李悝颁布法律,根据这个法律来治理魏国,这样一来魏国的秩序,魏国的社会它就安定了,不仅如此,他们有一场讨论很有意思。魏文侯和李悝的一场讨论,这个讨论引发出李悝变法的第三项措施,打击淫民,用我们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革除世官世禄,建立官僚制度,这个在当时是非常惊世骇俗,可以说是石破天惊的,不容易办到的他怎么办到。

两个老成练达的政治家,通过一番讨论来做这个事,魏文侯问李悝,他说我们这个国家也办了一些事,还有哪些是该做的,叫魏国如何,李悝说:魏国之道,食有劳而禄有功,使有能,而赏必行罚必当,他提出这个,我们是治理国家应该是,让那些有对国家有有功的人,得到俸禄,让那些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得到奖赏,谁犯了罪处罚谁。魏文侯想了一下说我们现在是这样做的,我们法经六篇都颁布了,我们也交人民去增加生产,但是好像效果不怎么太好,还有什么问题,这个李悝好像等着魏文侯问,他说之所以我们效果还没有达到极致,是因为国有淫民。

这个淫民指的是坐享其成的享乐腐化的群体,他的原话是这样:其父有功而禄,其子无功而食之,出则乘车马衣美裘,以为荣华,入则修芋琴,钟石之声,而安其子女之乐,以乱乡曲之教。现在我们就知道他所说的国有淫民是哪些,是指那些他们的祖辈他们的父辈他们的先辈曾经为国家立了功,而国家给他们的父辈祖辈很多的俸禄,他们坐享其成的那些人,用我们现代的话来说就是纨绔子弟这一辈,那么这批人为什么要打击。因为他们败坏风气,给社会引出一种不好的导向,引导社会比攀比,去拼爹,所以你爹厉害谁就有本事谁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李悝怎么办,革除。父亲是父亲的功劳,儿子你必须为国家做出事情来,这个决策在当时是刺伤了很多人的。多少人是捧着祖宗的饭碗在这里享乐,现在要打破了你这个饭碗,所有的人都用自己的业绩,用自己的努力来创造自己的前途,来营造自己的梦想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不但是打破旧的世卿世禄,而且绝不建立新的世卿世禄,那么官员靠什么,靠人民。靠有功劳,靠有作为,靠有能力,所以这样一来整个魏国就进入了一场机器运行了,社会治安好了,国家富裕了,人民富裕了。剩下的强大,怎么强大,他已经强大,然后如何体现强大这就要付诸于军事上。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所以李悝的改革为另外一个人制造了平台,和李悝一样来自魏国的一个小兄弟。他的名字叫吴起,魏文侯曾经征求过李悝的意见,说这个吴起为人怎么样,李悝对吴起有两种评价。

一个是谈他的缺点一个是谈他的优点,吴起的缺点是:贪而好色四个字,这是吴起的缺点,那么吴起的优点是什么,一句话:然用兵,司马穰苴不能过也,如果比起兵法,比起用兵奇国的那个非常著名的司马穰苴,吴起只在他以上,不在他以下。这个评价极其高。

魏文侯正需要人才。特别是需要军事人才,吴起来了很高兴,此人的军事才能不在司马穰苴之下,于是委以重任,重任干什么,当时魏国和一个强邻交界。这个强邻就是秦国,但是秦国当时正在发生一些内部问题,虽然向东进,但是内部问题没解决,所以那个时候秦国严格说起来不具备发展中的魏国相抗衡的这种力量,这个时候吴起正好发挥他的军事才能,那么不但阻止了秦军的东进而且带领魏兵越过黄河,我们上一次说,晋国是和秦国以黄河为界,大体上是他们的势力范围,黄河这个这个弯的东边是晋的范围。西边是秦的范围,那个吴起不但阻止了秦军的东进而且带兵夺取了秦统治下的秦的势力范围里和河西地区。这个河西地区在哪里,在我们现在陕西省黄河的以西和洛水南段以东的那一大片地区,吴起的功劳不但表现在西线。而且四边都在出击,所以有一种记载说,吴起与周边的诸侯打76次仗,他胜64次其他几次没败。

双方的死伤差不多,没败,人们说兵家无常胜,但是吴起却是常胜将军,不但如此吴起还为魏国训练出一支非常精锐的部队。这支部队叫什么,或者说这一支部队是由武卒组成,什么样的人才能进入这一支部队,才能成为武卒,他需要全副武装,顶盔贯甲,带着三天的口粮背着配剑持着长矛还要背着长弓,这个弓还是硬弓。三石的硬弓,带着50支箭,怎么办半天时间行军百里,急行军80里半天。这样一支部队大家想想看在当时的战国时代,这就是一支铁军,所以在吴起这只部队的打击之下,不管是秦不管是赵不管是韩不管是楚还是齐,都要打败仗,所以这样一来魏国不但政治上的改革卓见成效,而且在和周边国家军事抗争中频频取得胜利,魏国的崛起成为战国第一强国,那是没有怀疑的。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在君主制的时代,在个人的魅力,个人的能力往往决定事情的成败的时代,政以人兴也往往政以人亡。魏文侯你再英明,再有有强大的人格魅力,你再治理魏国50年你总是要老的,你总是要死的,所以魏文侯最后也向齐桓公,晋文公一样离开了他的臣民,离开了以后魏国继续强大,但是情况发生了一些小小变化,吴起在这个时候她的劣的那一面就表现出来了,可能在魏文侯在世的时候,在李悝当政的时候,他贪的这一面暴露的不是很完整,但是他们一去世,吴起就变成一个不安定因素了。怎么不安定了,魏文侯死了以后,是他的儿子继位,此人后世把他叫做魏武侯,相国也去世了于是另外选了一个相国,这位相国名字叫,田文,这个吴起觉得自己功劳很大,他没有做到相国,他就拦住人家那个田文,人家散朝出去,他当众拦着。讨论一个问题,讨论什么问题,连续提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通过司马迁的史记记载的非常精彩,他这样问第一将三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子孰与起,第二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子孰与起。第三守西河,而秦兵不敢东乡,韩赵宾从,子孰与起,也就是说,治军治国与各国争雄你和我比起来。你行还是我行。吴起问人家三个问题,治理军队.打仗治理国家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田文怎么回答,连续回答了三个不如子,三个都是说我不如你,那吴起就更要理论了,你治国不如我,治君不如我,打仗不如我,外交又不如我。凭什么这个相国是你做而不是我做,田文也胸有成竹,好像就预料到吴起要提问问题,也问他问题,这个问题,问题怎么说: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于子乎,属之于我乎。值此主少国疑之际,大臣还没有完全附,老百姓还没有完全定,在这个时候你做合适还是我做合适,吴起想了一下,吾不如子,我不如你,就这条就这一条我不如你。

所以我们大家想想看一个国家的大柱,一个国家的相国一个国家的宰相,一个国家的当政不是说你哪方面的能力强,就是你做的,你可能可以做国防部长,可能可以做外交部长,可能可以做什么等等,但是这个宰相这个相国是要那个有强大的人际关系,大家都信得过,大家都认为在他的领导下我们都有好日子过的人,说这个人才能做。但是吴起办不到,田文死了以后,仍然没有轮到吴起,我想如果我是魏国国君,也可能不会给吴起,你太厉害,那别人怎么干,别人没办法活。给了一个叫公叔痤的,这个公叔痤也不是魏国的贵族,而是韩国的贵族来到了魏国,但是这个人应该说也是把握大局的能力很强,那么吴起这个故事,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也知道自己在位,吴起肯定是不服,不服怎么办,将相和,也许和不了。

自己也许驾驭不了,所以只有一个办法把吴起逼走,所以用了一个小小的伎俩引起魏国的国君对吴起的猜测,而吴起这个人的性格是受不得委屈,一被猜测,他一怒之下走人,走到哪里去,走到楚国,后来他在楚国,主持了一项变法,把李悝的改革带到楚国,曾经一度使楚国雄壮起来。到了最后他在楚国被杀,那么这个公叔痤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气量的,尽管他逼走了吴起,但是他在有一次和赵韩联军进行战争的时候。他取胜了,魏国的国君准备奖赏了,他说千万不要奖赏了虽然这场战争是我打的,但是我用的军队是吴起训练的,如果没有吴起训练的军队。

我这场战争打不赢,所以要奖赏奖赏吴起,因为他训练了一只由武卒组成的部队,这个事情一传出,大家对公叔痤的评价那是极其之高。像这样一种事情做出吴起恐怕是做不出来的,但是作为相国的公叔痤他做出来了,但是公叔痤也打了败仗,打了什么败仗,在公元前362年,公叔痤在一次和秦军的战争中失败了,不但失败而且被俘,后来秦军把他放了,放了以后,公叔痤又是羞愧,又是愤怒又是疲惫,然后又是疾病结果一病不起,一病不起怎么办,当时魏国的国君是为魏惠王。魏惠王就来看他,说相国如果不幸撒我而去,我该依靠谁,公叔痤不慌不忙,胸有成竹早有定算。

中国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法律是谁秩定的

他说我已经为您物色好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才能胜我十倍,可以说有,今天说有经天地之才,如果您用他的话我们魏国一定继续强势。魏惠王未置可否,这个时候还没有称王,他以后称王了,魏惠王没有表态,心里可能在狐疑,不以为然,公叔痤看出来了。说希望你一定用他,我的话不会错,魏惠王还不吭声,公叔痤加了一句,如果您不用,你把他杀了,以免他溜到敌国去。成为我们的祸害,魏惠王这一次倒很爽快,可以。于是告辞了。魏惠王一出去公叔痤,立即把这个年轻人叫来,说我这是先公后私,我已经向国君推荐了你。希望他用你来取代我,来为魏国做贡献,但是魏王没有答应,于是我劝他如果不用,把你杀了国君答应了,你赶快跑。

我,是先公后私,我,先要对得起国家,然后要对得起朋友,那个时候讲究这样,但是这个年轻人笑了说没必要。魏王我们的国君之所以不听从您的建议,而用我,说明他没有看出我的价值,既然他没有看出我的价值,以我们国君的为人,好面子,又在延揽人才,他怎么可能杀我呢,我哪里也不去,我陪着你,不久公叔痤去世了,果然魏王没有杀这个天才。出门以后就对身边的人说:你看看这个人呢,不能老,也不能病,你看看公叔痤当年多精明,多大气,现在一老一病就糊涂了,让我把国家要交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青年,这怎么行呢,我们魏国人才济济啊,还说如果不用就杀了人家,凭什么杀人家,大家哈哈一笑说真是老糊涂了。

但是公叔痤死了什么以后,另外一个国家,正在延揽人才,于是这个小青年,就来到另外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叫秦国,我们也应该知道这个小青年他的名字叫商鞅,自从商鞅到了秦国魏国从此没有安枕之日,关于这个情况我们下一期再见。

好了,今天小编就说到这里,喜欢小编的可以点个关注,小编在这里谢谢各位看官。

本文是吃荤的济公的原创文章,未经作者允许,请勿私自转载,谢谢。

本文由梦想吧创客娱乐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