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梦想吧创客娱乐 > 美食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2019-11-08来源:梦想吧创客娱乐

作者 / 艾木子

编辑 / 手骨

2019年优爱腾第一次正面battle,优酷《以团》vs爱奇艺《青你》早就收官,如今腾讯《创造营2019》独自solo。

截至目前,《创造营2019》共播出4期,总播放量超10亿次。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开播预热至今,从最开始“中年班主任”回忆杀、张远马雪阳等话题选手“重出江湖”,到 #周震南奶且A#冲上了热搜,粉丝对进入第二阶段的五十几名选手谁能率先出道也充满着猜测。

事实上,这些都与《创造营2019》的后期团队有着分不开的联系。

而作为一档团训类节目,如何剪出喜感,让网友关注并pick小哥哥呢?更多人好奇,如此海量的素材,后期团队如何取舍,筛选和讲故事?又是如何传递价值观的呢?

带着好奇,网娱观察独家采访了包括项目总负责人赵林林、后期导演徐维宽以及后期统筹谢意在内的《创造营2019》后期团队,试图揭开综艺剪辑背后的故事。

以下为独家对话内容:


《创造营2019》:如何塑造导师和选手形象?

网娱观察:《创造营2019》本次在导师上做了很有趣的设置,在后期方面,希望分别强调四位导师怎样的人物特点?

徐维宽:我们看录制和素材的时候,就能很清晰地判断出每位班主任的特点。第一期的时候,他们的话术要符合赛制的要求,主要逻辑就是“谁能进入A班”,“为什么选A”或者说“一个中国男团的要求是什么”。这部分主要是围绕郭富城跟苏有朋的话和态度来展开的,其他两位来配合。

我们在前两期给到的关键信息是四位老师都是严师,但我们也在主题曲任务考核设置一些学员趣味向的内容,此时给到导师真实的反应,着力做他们可爱的形象,这样他们的人物就相对比较饱满。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谢意:四位班主任的总体特征就是严格,对每一个学员都有很高的标准,但是同时他们的个人特征都非常明显。郭富城是其中最严格的一位,但是他又能去接受好的建议,加上自己丰富的经验,给予学员们从心理上最合适的教导。

胡彦斌是有两季的导师经验,所以他对节目的理解更加深刻,知道从什么样的角度去教导这些学员能够对他们有最大的帮助。

黄立行就是典型的美式教育,让学员们自由地成长,能够自己去发现自己的特点,使他们个性鲜明,而不是成为千篇一律的偶像。

苏有朋就是陪伴式教导的典型,他能够温柔地发现每一个学员的特征,帮助他去把自己的闪光点放大。

网娱观察:如何对导师性格进行呈现?

赵林林:除了剪辑方面的突出,我们也会添加大千标志性的动画,比如苏有朋的“蛙哥”,迪丽热巴的“小狐狸”,黄立行的“加菲猫”。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网娱观察:就目前的播出效果来看,有达到目的么?

赵林林:效果还是不错的,业内的评价和观众对后期制作的反馈都很好。《创造营2019》基于同类节目,在环节赛制上有很多创新设计。因为前期的素材足够好,足够多,我们才能在此基础上去发挥。前期和后期协调作战,发挥所长,节目才会好看。

网娱观察:在开播的两期里,其实有着重突出选手赵政豪,是什么原因?是怎么发现他的?

赵林林:我们有在网上看到,有人说他是“鹅选”,说他走段奥娟的剧本,其实不是这样的。

他是一个很天然的男生。没有什么功利心和表现欲,从表演和备采都给我们一种很朴实可爱的感觉。同时他又有绝对的vocal实力,艺能和表现的反差萌,让他呈现出现在的样子。

其实很多观众有一个误解,认为后期是万能的,能够不基于事实地塑造出一个新的人来,但如果这个人本身是无趣的,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把他做出来的。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徐维宽:我们其实没有刻意地去突出他,因为剪第一期的时候前两期内容都已经录制完毕了,我们已经知道了赵政豪进入到A班,知道了他这个人是什么样的。

在短短的几天录制里面,我们看到了赵政豪就已经发生了变化,这是其他选手很难在这些天里面做到的。而且他每个阶段的变化都非常的明显,比如说他刚入营的时候他是一个自闭的状态,跟其他人的那种对宿舍的惊讶、狂欢什么的完全不一样,包括他在公演舞台的现场,考核之前也一直是维持这样的状态。

当他有一个机会进到A班,有机会跟人去battle,展现了他的唱歌的实力创作的实力以后他人就变得更自信了。

包括后面去跟大家一起去做二十四小时任务,他非常的积极,也很认真,我们很难在其他选手身上看到这么大的变化。他的能力和趣味能在短时间内展示出来去让大家认识他,不然的话他其实真的就是个小透明。

网娱观察:在处理整体关于学员方面的后期时候,会偏向于突出什么样的选手?

赵林林:选秀节目的职能是交给观众去选择自己心目中的优秀偶像。我们后期在制作中会尽力挖掘一些有长线成长能力的优秀艺人,如果这个人身上具有某些优秀品格,或者业务能力OK,但凡符合这样的学员我们都需要去呈现。


《创造营2019》:如何根据播出效果做后续改进?

网娱观察:就目前上线的几期节目来说,不少粉丝反应,相比于前几档偶像团体综艺,创造营似乎多了很多“搞笑”的部分,这是刻意为之的么?怎样去挖掘节目中的梗?

赵林林:这肯定不是刻意为之。我们做的是综艺节目,要给人带来快乐。节目中有很多综艺点是天然存在的,我们后期只是把它发掘出来。另外一点是,大家所说的梗啊,笑点之类的,其实是剪辑上打破惯有节奏的一种常用方式,把人从一个紧张的节奏中调解出来,观众的情绪也会得以舒缓。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徐维宽:我们不是为了搞笑的搞笑,也不是为了挖掘节目中的梗,然后来搞笑。

像是之前的几档团体选拔节目,其实是忽略了一点,就是真人秀部分空白都比较大。其实《produce101》se02的团综能那么火,从开始只想做两期一直做到团体解散,就是因为有人去追这个东西,想知道他们日常生活是什么样,想要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与其说观众想知道最后的11个人成团的结果,不如说观众想要知道他们成团的故事,我们要挖掘的是贴近观众感受的故事。

他像是你身边的一个人,只是他会唱会跳,他的梦想是唱跳舞台,你的梦想是考上清北,但根本上说没有什么不同。你会发现在这个过程中你也经历了艰难的过程,你是高三熬夜上晚自习,他们是彻夜在排练室里面排练。

观众会更感同身受他的故事,会有更强烈的代入感,我觉得这是我们要做的。所以无论是说发掘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去做梗,还是要让你觉得更搞笑,这是一个片面的感受,我们最重要的是展现选手的魅力和实力。

网娱观察:《创造营2019》在剪辑上希望呈现怎样的节目效果?

赵林林:观众喜欢,业内认可。

网娱观察:在剪辑的时候是否会根据节目受众以及粉丝反馈做一些调整?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赵林林:我们每周都会有同事收集观众对于节目的评价和反馈,了解观众喜欢看什么,不喜欢看什么。比如第一期节目中的“遗珠片段”受到了观众的好评,我们知道了观众可以接受这样的片段,那么我们就可以更多地去尝试这样的非线性剪辑。

再比如说我们第一期有“蛙哥”来做动画效果,反响也不错,于是有了黄立行的慵懒“加菲猫”。本身我们在棚内节目加动画效果是很审慎的,但是这个节目女性观众居多,她们格外喜欢这些可爱软萌的视觉效果。第二期何洛洛吴季峰那一组的美少年,审片时女性观众不自觉得露出姨母笑,那我们就在剪辑时使用大特写,强化美少年们的颜值。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网娱观察:相比于其他类型综艺来说,偶像选秀类综艺在后期的剪辑及制作方面有哪些不同?需要注意哪些地方?

赵林林:我们的剪辑师在剪辑这个节目的时候,是很谨慎小心的,我们生怕因为我们的一些剪辑对这些学员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在剪辑的过程中,我们始终以最大的善意去呈现内容,尽全力地去给观众呈现一个积极的、正能量的偶像节目。

徐维宽:偶像选秀类综艺最大的特点就是未知性和不确定性。因为你规定了期数,规定了节目的制作规则,你规定了有这么多选手,但是你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

我们只能通过每一次录制,每一次素材反馈到后期,去发现每个人的亮点,去编辑这个故事,让这个人物更立体,去呈现给观众最好的他。我们也不知道他这次会赢还是会输,不知道他是否会失误,也不知道他会与谁建立人物的关系以及他最终会不会成团。但是我们会去关注每一位选手,帮助他完成这个事情,不放弃任何一个人。

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先入为主,把我们作为创作者的姿态放低。选手是最重要的,我们不要去强加一些事情,要客观地去展示他们,展现最阳光,最积极,最美好的东西。总导演的诉求,也是我们想要去表现的。

网娱观察:大千影业此前也有过选秀类综艺的项目,《创造营2019》与其他选秀综艺相比有什么不同?

赵林林:我们之前是做过《明日之子》,但是节目的模式,体量都不同,所以可比性也比较少。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网娱观察:目前来看,有什么是原本想在节目中呈现,但还没显示出效果的么?后期打算怎样改善呢?

徐维宽:同类型的节目,比较薄弱的就是讲故事的方面。因为它要讲的是学员之间的故事。在公演考核这样一个大框架中,去填充更丰满的故事,让观众了解他们公演之外的,舞台之外的,生活中的、训练中的他们,这是很重要的。

比如说周震南,他在以往的节目中展现的都是他唱跳的、创作的能力,这是公认的,很多人喜欢看他也是因为这个,但他这样一个很强的个体,在一个团体里呈现的状态是什么,我们要发掘他生活中与人相处的人物关系,去展示给大家。这样这个人才是新鲜的,这个节目才是有趣的。


《创造营2019》是如何诞生的?

网娱观察:你们在什么契机下接到了《创造营2019》?

赵林林:大千影业成立了三年,第二年依靠做《向往的生活》《中餐厅》这类慢综艺,开始在业内崭露头角。

虽然我们也同时做了《明日之子》、《单身战争》、《无限歌谣季》,但观众或者业内人士还是对我们公司有刻板印象,认为大千是做慢综艺的后期公司。

《创造营2019》这个项目是我们公司的一次转型之作,节目两集播出后,大家可以看得到我们在故事线梳理上的想法,包装动画在节目中的巧思。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网娱观察:从节目录制到剪辑完成,创造营每期剪辑大概需要花费多久的时间?

赵林林:第一轮录制从3月4号就开始了。

首次舞台评级我们用了比较长时间去打磨,希望在第一集就抓住观众的眼球。后续的剪辑时间,一般是根据录制情况来进行调整,比如说第三期节目,录制在4月8号,播出在4月20号,中间制作时间就只有11天。第四期21号录制,27号播出,只有六天制作时间。接下来整个节目后期时间也会非常紧张,这场硬仗我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目前对于后续节目的规则内容我们也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所以会把我们的一些创作思路与前期进行深度的交流,并与导演组编剧组保持实时沟通。

一般节目录制后第二天我们就会与总导演总编剧开复盘会,拉故事线,所以在后续制作中沟通损耗极低。

网娱观察:负责《创造营2019》的团队目前有多少人?

谢意:目前有将近一百人。


放低姿态,讲好故事|大千影业后期方法论


网娱观察:分工大概是怎样的?工作量如何?

谢意:后期制作是根据我们已有的流程体系去执行的。拿到录制的素材后,由剪辑助理进行合板。

合板完成之后会无缝进入粗剪阶段,将定好的故事线理顺,粗剪完成后再给到精剪师去进行更丰富的创作,基本定剪后,文案、美术包装、动画特效、调色、混音进入工作流程,在这个同时,剪辑师也会继续做细节上的调整,在交播之前“抠抠抠”。

在整个的制作过程中,我们会随时开内容会,调整内容,也有专门的助理负责海捞素材,争取不遗漏每个学员的发光瞬间,时间紧张的时候我们也会日班夜班轮流倒。

本文由梦想吧创客娱乐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