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梦想吧创客娱乐 > 美食

丧文化:感觉身体被掏空

2019-10-25来源:梦想吧创客娱乐


 “丧文化”

   今天咸鱼翻身了吗?

缘起


近两年,【丧】文化火爆于网络。2016年,葛优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与姿态透露出来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的葛优瘫倍受90后年轻一代的追捧。而这只是一个开端。网红脱口秀工作者李诞的一句“人间不值得”更是席卷全网,不知成为多少年轻人的人生座右铭,流行至今。

与此类似的、标志着以饱含负能量为主要特征的“丧 (sàng) 文化”正式成为现阶段中国新兴青年亚文化的一种重要表现形式, “丧”开始成为当前青年亚文化研究中不容忽视的文化现象。





1

什么是【丧】文化


【丧】作为一种年轻文化并没有专业、清晰的定义,但我们可以通过对字义的理解、对社会现象的观察不断靠近“丧”的内涵。

所谓“丧” (sàng) , 本意指失去、情绪低落或者不吉利、倒霉等, 与之搭配的常用词语有“丧胆”“丧家之犬”“丧气”“丧身”“丧失”“丧心病狂”等。将这种贬义词引申到丧文化中,“丧”就是指对于现实生活失去目标和希望,陷入颓废和绝望的泥沼而难以自拔的状态,主要体现为话语的消极、颓废、麻木不仁和不思进取, 与开朗、向上、积极进取形成鲜明对比。这种文化通过对于以往段子、表情包的改写,完全逆转原先段子的意义, 或者是完全颠覆了原先图片的语境, 从而使负能量依附于反转之后的新意义在网络空间中散播开来,最后让人们感到“丧”。

总的来说,以青少年为主体、以颓废为旗帜、以新媒体为平台就是“丧文化”的三个明显特征。





2

【丧】文化流行的原因

不可避免的环境压力造成普遍的无力感和焦虑感

根据一项网络调查,在回答“在怎样的情况下会产生‘丧’的心情”时,81.08%的参与者选择了“学习工作压力大”,而“金钱压力”紧随其后,占比46.4%。可见“丧”文化的认同者并不是无病呻吟,而是真实地面对着现实的压力。

当前中国社会进入改革和发展的转型期, 无论是政治体制、经济发展模式抑或是其他方面的发展都面临着巨大的变革。在这种巨大变革中,90后青年面临着各种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巨大生存压力。经济增长速度减缓, 人力资源“膨胀”, 技术挤压, 工作岗位减少, 上升渠道受限, 竞争压力大, 这些因素增加了这一代年轻人发展的不确定性。再者, 大都市的现实生活极为残酷, 高不可攀的房价, 优质教育、医疗资源的稀缺, 个人上升通道的狭窄, 这些现实问题极大地挤压了他们的基本生活空间以至娱乐空间, 他们大多沦为都市中的“空巢青年”。有限的资源、高昂的成本和激烈的竞争使许多青年被裹挟在社会的夹缝中, 就像谚语中所说的被海浪推来推去的沙粒一样。因此,90后青年内心强烈的危机感和不信任感使他们一直处于焦虑和迷惘中,面对这一切他们又产生深深的无力感。“丧”恰恰是年轻一代强烈的压迫感和挫败感的写照。


青年人更容易受到社会变革的冲击

无力感来自于同辈之间既存的,以及生活既有的压力,这种压力古来有之。但却由于现代技术的爆炸式革新而变得尤为明显,这种革新速度之快远超人类身心的变化,人类群体性的本性无法适应。这么一来,这种无力感应涉及人类全体,而不只局限于90后青年群体。但由于青年群体的特殊属性,青年时期大致体现着一种构建功能,是人生观,价值观的构建时期,在这个阶段青年思考着决定将要成为怎样的人。在青年身上蕴含着在成年时将固化的结构的潜能,但在未固化前,青年的身上带有的生成的功能,有助于让人认识到自己的独特性和创造性的一面,进而完成对个人人生意义与价值的初步探寻。此时的青年容易受到他者的干扰,是脆弱而孤立无援的。技术的冲击使得在生成中的本质、性征受到冲击,当冲击超过了可适应的范围,达到稳定结构的目的难以实现,无意义的虚弱感便随之产生。与年轻一代相反,成人已经理解了自身的结构,已产生对自我本质(身体、空间、关系)的认同。因此,技术革新这种非解域式的变革,对成人意义的冲击被稳固的结构所抵消。受这一结构保护的成人享受着已知人生意义与人生目标的充实感,丧文化对他们来说难以理解。


■ “丧”成为一种娱乐心态

当代社会,年轻人经常用另类的方式来表现自我。而年轻人在使用“丧”符号时,正是通过解剖不完美的自己,用自嘲的口吻来描述真实的自己,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表达的是一种笑对人生的生活态度。

青年在利用网络宣泄负面情绪的同时,与其他拥有共同处境的用户进行交流,双方在此过程中寻求安慰和认同,暂时逃避了现实生活中的压力,引发了群体效应,偶然中引发了治愈性效果。从这个方面来说,无公害的“丧”使青年的快乐感得到提升。


■多数人将“丧”看作颓废的借口

现实的压力形成了“丧”的心态,以“丧”的用语来自嘲确实是宣泄压力、表达不满的一种途径。但人们一旦接受了这种心态,“丧”就成为了人们颓废的理由。只要蜷缩在“丧文化”的“舒适圈”中, 依靠一句“我很丧”或“因为丧啊”便可以轻易地逃避责任, 甚至能够获得谅解。不少年轻人一边以“丧”之名斥责控诉现存“游戏规则”的不合理, 一边借“丧”之名掩饰放任自己的一事无成、碌碌无为。在网络“丧文化”之潮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流于形式、虚张声势的网络从众行为。因为一些狂欢者在“摇旗呐喊”过后, 依旧要面对住房、婚姻、工作等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 他们只能一边喋喋不休地宣泄对生活的不满, 一边以“佛系”姿态妥协接受。网络“丧文化”以“我丧, 故我在”为口号, 其言外之意就是, 我很无奈, 我没有力量改变现实, 我找到了颓废的理由, 所以我无需对自己负责。


今,“丧”文化越来越成为年轻人追捧的对象,各种“丧”段子充斥着我们的朋友圈和各种社交平台。或许“喜闻乐见”和“无伤大雅”代表了大部分年轻人对网络“丧文化”的态度。我们当然可以说:“丧”是一种同喜怒哀乐一样的情绪表达;“丧”是流行于网络的纯粹娱乐;“丧”是一种轻松戏谑的自我疏导。但当“丧文化”以铺天盖地之势向我们袭来, 影响人们的思想和行动;当“众丧”成为这个时代的常态, “丧”便变成我们不能忽视的社会通病。

面对生活的各种不如意,失望、挫败等抑郁情绪的产生都是正常的。在成长过程中,信念的崩塌、短暂的绝望也是无法避免的。但经历了这些之后,我们该如何面对生活?或许我们可以发现区别于“丧”的另一种选择。

正如罗曼罗兰所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和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




供稿:清欢

编辑:扣扣

图源:百度百科




本文由梦想吧创客娱乐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